偷得浮生半日闲,只谈风月与八卦

  • 更新时间:2018-02-14 18:10
  • 查看:0次

文章简介:偷得浮生半日闲,只谈风月与八卦

偷得浮生半日闲,只谈风月与八卦

01

张爱玲与胡兰成交好的时日里,曾说过一句惟愿岁月静好。

孤冷高傲如她,也渴望着最世俗的烟火:两人牵手去买菜,回来后炒菜做饭,一个读诗书,一个品红茶。只是,这份浅薄的期想,他并没有给她。

于世间人来说,好的爱情,如同一味好茶,总带有细碎的烟火气。你心疼它,它亦怜惜你。

偷得浮生半日闲,只谈风月与八卦

02

喝茶的记忆,最早可追溯到十年前刚落脚丽江时,闲暇里,多同朋友聚在一家南门的茶社里。从居住的小院到那里要走上二十来分钟,竟然从未觉得遥远。每每在午后睡醒,便沿着光滑的石板路摇摇晃晃地走过去,只为了喝那一杯。

茶社的主人是一对来自台湾的情侣,带着一只白色的卷毛小狗旅居于此。一楼的大厅里搁着一张宽大的木质茶床,每天,总有像我一样的人蜗居于此,或是闲聊,或是就着小小的茶杯吸吮淡淡苦涩的黄色液体。

所喝之茶自然也是类目繁多,留在记忆里的却极少。一味滇红,细长锐利如松针,茶汤红亮,光闻香气都要醉过了,遗憾的是多喝刮胃。又有一味单纵,汤色淡淡,却有着馥郁的白玉兰香,这等妙物真倒是遇上方知有。

只是,时间一长,“白喝”总有些羞愧,便想方设法地“以物来讨”。疏冷的冬日里,总是早早备好给女主人的围巾,连带着小白狗也有份。另有一个南方的姑娘,约莫大我几岁,也是每日抱着西瓜,轻毫克的中南海等物去敲门。

那算是最早的茶事。当时,结交的多数是较为年长的中年人,因为过早地闯入他们的世界,难免略带拘谨。小小一杯的茶,虽是意犹未尽,却总没有要了再要的胆识。但“不得”也有不得的妙处,所谓花看半开,酒饮微醺,茶吃半盏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。

如今,人事面目早已模糊不记,唯有那一缕茶香,绵润入喉。却偏偏忘记了名字,只隐约记得有“逍遥”二字,亦不知是不是当真记错了,后来总也寻觅不到。

偷得浮生半日闲,只谈风月与八卦

03

真心爱上茶,大概是在蓉城的数年。

细细想来,这几年,几乎没有喝过白开水。偶尔去到人多热闹的场所,别人问起要喝什么,只一句,就吃茶。

正如张岱所说的人无癖不可与之相交,身边数人也是无茶不欢。当时所在的公司里,备有一间茶室与全套的茶具,闲下来时,总会坐在里面,几个人分一泡茶来吃。散散漫漫肆意喝上几种,不谈茶之所以然,只谈风月与八卦,甚好。

逢到周末或者难得的好天气里,也会兴起将茶事约到露天的茶馆里。位于人民公园中的鹤鸣茶馆,因为有着“百年茶馆”的称号,里面总是人声鼎沸,高谈阔论与打牌者总是多于真正的吃茶者。

去过几次,多绕过人多处寻觅一处僻静地,有时临水而坐,又有时只在一个角落里。五块的花毛峰,六块的素毛峰,十块的飘雪、竹叶青等,都入不得眼,往往只是要了水与空杯,喝几味个人带来的茶,再配着瓜子、花生、话梅等物坐到夕阳待落。

又有一间文殊院茶铺,位于一座寺庙的院落之中,里面的茶客以游客与香客居多。许是沾染了寺庙的寂静,吃茶者很悠闲,很沉静,相互之间的交谈都是淡淡的,没有吵闹声可言。穿梭其中倒水的茶师傅,皆是穿着灰色插寡的青年男女,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,掺茶时,也会随便聊上几句。美中不足的是,这里不可抽烟。

对喝茶这件事,古人说得直白:饮茶以客少而为贵,众则喧,喧则雅趣乏矣。独啜曰幽,二客曰胜,三四曰趣,五六曰泛……

也因此,我最为钟爱的却是彭镇的一家无名老茶馆。那是与外面世界的紧张、惶恐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。

茶馆里处处可见文革时期的红色记忆,老灶上搁着铝制的水壶,滋滋地冒着热气,VCD里常年播着老套的剧目。茶客多是镇上的老人,闲闲地抽着水烟,打着瞌睡。从开铺子一直坐到打烊,偶尔也会与人谈谈鸡毛蒜皮的小事,或者国际大形势。

无奈路途太过遥远,只一个人去过数次。去时,并不备自己私藏的茶,只要一杯盖碗的茉莉花茶,一壶开水。那时,吃的亦不是茶,而是老茶馆里偷得的半盏浮生了。

偷得浮生半日闲,只谈风月与八卦

04

这几年,所喝之茶,多是友人所赠。老树白茶,熟普,滇红,百年老枞,肉桂,桔普等等,也有从茶山上农户手里收来的无名无姓的纤细茶叶,以及从国外带回的阿萨姆红茶,喝起来也是别有风味。

绕是非常乐意承认自己在茶上的这点嗜好,依然羞愧至今对茶毫无学问可言,但凡能拿到眼边手里的,都拿来吃吃,只凭着尽兴二字。

一个人独处时,吃茶的法子,亦很任性。多是在午后,拿了大大的瓷杯,捧在怀里,就着并不明媚的阳光渡过一个午后。有时,深夜想了,不怕麻烦地烧开水烫茶碗,浓浓地泡上一开趁热吃下,犹如服药一般。

最艰难的茶事,是在东南亚的旅行中。一个人的远行,寺院,钟声,飞鸟,古刹,落落寂寂的时光,每天都要顶着烈日走过几个小时,臭汗一身,乏味满满,只想泡一杯茶来解乏。

只可惜,季节与饮食习惯,让当地人只热衷于冷水。再后来,入住旅馆前,每每反复细问的总是一句:“是否有热水”?想起那个捧着水杯与茶叶与店家交涉的自己,虽然格格不入,却有着浓烈的孤单与个性,也是野草鲜花逢春生的渺茫与希冀。

最让人真切感受一席茶味道的,则是在顾小姐的家中。因茶而设的器具,不同的材质器形,以及它们之间彼此连接的关系,都隐藏着神秘的符号,宣告着一个嗜茶者对美的终极选择。

相对而坐,手握浅浅一盏,即使是难得一遇的深藏,我们也并非经验老道的喝茶人,只是一心要从这只壶,那只杯的关系中,在心里满满勾画出将要喝到茶的性格和味道。往往茶未淡,人已有些微醉意,彼此沉默着埋头写上三言两语。再或者用宣纸将茶渣包起,写上名字与年月日。

待到茶事结束,打包整理器具,又回到最初的空落,似乎一切了无痕迹。宛若,有友人即将去往别处,告别的当下,带着依依不舍的伤感。

想来,这也许是一场茶事另一个不在预料中的提醒,对每个当下珍惜就好。而人与人,与茶之间,也必得是这样略带一点陌生与隔阂的淡薄相处,方有惺惺相惜之味。

    www.zaof333.com_大奖娱乐官网主页 有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,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。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美女之家旧版本入口 | Copyright © 2015-2020 MMONLY.CC. www.zaof333.com_大奖娱乐官网主页 |